banner
L,.G

L,.G

读书|新知|生活禅

Vol.29 笔记之外

feature

2023.10.10 第廿九期#

本期头图由 DALL-E 3 生成,prompt 为 A picturesque sunset beach scene, where the waves gently kiss the shore and footprints lead to a new horizon. The message 'Step into Possibilities' is written in the sand, inspiring hope and endless potential.

以下是本期正文,阅读时长约 8 分钟。


一、写说明书类型文章时的经验#

总结这个经验,还是受到了 yihong 哥的启发。他有一条 tweet 是这样的:

xx 宜家说明书和我肯定有一个是傻 x,装之前和装的过程中,这他妈画的是啥也太傻 x 了。装完之后恍然大悟,原来画的是这意思,我傻 x!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去 Bunnings Warehouse 或者 Nido 买了家具,都是自己动手安装。最开始,我并不会去看说明书,而是对着零部件发会儿呆,然后凭借头脑中构建出来的模样、步骤去操作。毫不夸张地说,每一次都会被现实把打脸打烂。后来就学乖了,按照说明书,一个步骤一个步骤严格操作,绝不跳过或调整。回国后,在宜家买家具时,我也基本上会自己动手。虽然国内的人工费比国外便宜太多太多。

以宜家的说明书为例,说明书上一定会表明有多少零部件,每一个步骤所需要用到什么型号的钉子。只要是按照说明书,认清每一个零部件,按照步骤一步步做下来,拼好一个家具并不是什么难事。

写说明书类型的文章,也得向宜家的说明书一样,事无巨细。作者此时所需要做的就是「复现」,把自己是怎么操作的通过文字的形式复现出来,如果再贴心一点就是配上带有标注的图片。具体来说是两点:

首先,把读者当成「傻子」,尤其是涉及到具体操作步骤的。读者不会觉得啰唆,最怕的是产生疑惑,然后痛恨地骂着:「怎么从上一步到这一步的?你特么的说不清楚写个毛线!」

我作为读者去查看某些大佬的技术博客时时长就感到绝望,我是傻子啊,我不会啊,写明白点,写清楚点啊。

当然,因为人家是大佬,站在人家的角度,可能已经是写的很明白了。但这也是最大的问题,没有站在读者的角度去写说明书。

其次,读者要看的既然是说明书,作者既然写的是说明书,就别介绍无关内容。比如,我想介绍 Heptabase 的基本用法,关于 Heptabase 的背景介绍、发展历史就属于无关内容。

读者不需要从说明书中了解产品的背景,这不是说明书所需承载的内容。说明书就要直截了当,我只需要介绍 Heptabase 的界面是什么样,界面中的每一个按钮是干什么的。

二、笔记之外#

10 月 8 日傍晚,我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帖子:

越来越觉得,知识管理这个领域,有一个最基本的底线是你得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是一个有一套相对普世的方法论去解决问题的人。如果只是会完美执行知识管理这个行为动作,最多称之为匠人,远称不上是专家。知识管理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为动作,更是一种深厚的知识储备和理论应用的体现。

第二天的上午就看到了 Andy Matuschak笔记网站,其中有一条是 People who write extensively about note-writing rarely have a serious context of use

在这条笔记中,Andy 是这样写的:

许多博主和「生活黑客」都全职建议你应该如何组织你的日记,或者你应该如何最有效地写下你所阅读的内容以深入内化文本。我们应该认真对待这个建议,因为这些实践帮助作者完成了有意义的创造性工作:「更好的笔记」没有抓住要点;重要的是「更好的思考」。

但大多数写笔记的人似乎在自己的领域并没有特别的成就,无论这些领域是什么。事实上,大多数这样的作家并没有将他们的笔记应用于一些外生的创造性问题:他们的主要创造性工作是写关于生产力的文章。这些作者提供了记笔记的建议,以帮助科学家和管理人员应对工作中的挑战,但这些建议是在与这些外部现实脱节的背景下提出的。这里有两个相关的问题:有效的系统设计需要从严肃的使用环境中汲取见解,强大的支持环境通常是项目追求其内在有意义的目的的副产品。

相比之下,卢曼几乎没有写过他的 Zettelkasten:他专注于自己多产的研究成果,然后在职业生涯即将结束时发表了几篇关于他的实践的小文章。

我自己并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内疚,但我确实会连续几周陷入这种行为。这是一个警告。相关:我认识的最有效的读者和思想家在阅读时不会做笔记

这里有一个讨论:有效的系统设计需要从严肃的使用环境中汲取见解,强大的支持环境通常是项目追求其内在有意义的目的的副产品。

我理解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设计一个有效的系统(比如个人知识管理系统)时,我们需要考虑系统将在何种实际环境中使用,并从这个环境中获取设计的灵感和思考。也就是说,我们不能脱离实际的使用环境去设计系统,因为这可能导致设计出来的系统并不符合实际的需求或不能在实际环境中有效运作。

这里所说的实际环境指的是,当我们在追求一个有意义的目标时,往往会产生一个支持环境,包括相关的工具、资源、社群(在相同领域的人)等,这些都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达到我们的目标。这个支持环境往往不是我们主动创建的,而是在我们追求目标的过程中自然产生的副产品。

说回到知识管理,我们不仅需要知识管理的理论知识,还需要对实际环境有深入的理解。这样,当我们在进行知识管理时,可以更有效地应用以解决实际问题,而不仅仅是执行一个行为动作。正如 Paul A. Dorsey 对知识管理的宽泛定义:

Personal knowledge management should be seen as a set of problem-solving skills and methods that have both a logical conceptual level and a practical operational level. 个人知识管理应该被视为一套解决问题的技能和方法,它们既有逻辑概念层面,也有实际操作层面。

三、网站浏览分析#

Randy 在 9 月 6 日推出了他的新产品 Time Tower,这是一个浏览器拓展,可以记录用户网站使用时间。一直很好奇我平常在网页浏览上花了多长时间,每天浏览了多少网页,趋势是什么。

除去在西藏那几天没有打开过电脑,使用已经一个月了,我将 Time Tower 的数据导出到了 GPT-4,让其进行了数据分析。

首先,我在这一个月内,总共浏览了 1206 次网站,总共花费了 129,423 秒(约 36 小时)进行网络浏览。每次浏览的平均时间为 107.32 秒(约 1.8 分钟)。

其次,最常访问的网站是我自建的导航站;在 Twitter 上的总浏览时间最长,达到了 26,266 秒(约 7.3 小时)。

第三,访问的网站前五名依次是我自建的导航站,Google,Twitter,Readwise 和 Readwise Reader。总浏览时长的前五名依次是,Twitter,Readwise Reader,Fastmail,Discord 和 xLog。

在使用 GPT-4 分析完数据后,给出了我的人物画像。

  1. 活跃的网络用户:几乎每天都在浏览互联网,并在一个月内访问了多达 31 天。这表明经常使用互联网进行各种活动。

  2. 多样化的兴趣:每天平均访问多个独特的网站,这表明浏览习惯是多样化的,涉及多个不同的主题或兴趣领域。

  3. 偏好的网站:

    • 社交媒体和通讯:经常访问 Twitter 和 Discord,表明可能经常与他人交往和沟通。
    • 搜索和信息检索:Google 是经常访问的网站之一,表明经常搜索信息或回答问题。
    • 阅读和学习:Readwise 和 GitHub 是常用网站,表明可能经常阅读和学习新的知识或技能。
  4. 日常习惯:根据浏览时间和频率,似乎在某些日子更加活跃。这可能与工作或生活习惯有关。

  5. 平均浏览时间:每次浏览的平均时间约为 1.8 分钟,这表明可能是一个效率很高的用户,能快速地获取所需信息。

四、夜航船#

阅读#

  •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便在耶路撒冷」,然而 10 月 7 日的变故或许将开启第六次中东战争。我从 z-lib 下载了《耶路撒冷三千年》,这本书是英国历史学家 Simon Sebag Montefiore 所著的非虚构历史书籍,于 2011 年 1 月 27 日出版。作为当年的世界级畅销书,大概是揭示巴以冲突和介绍耶路撒冷历史、现状,三大宗教起源、渊源、矛盾和冲突最好的通俗读物了。同时,这也是一本微缩的世界史,因为大航海时代之前,世界的主流历史就是发生在地中海沿岸。希望读完这本书,可以对以色列、巴勒斯坦、三大宗教、中东局势、世界历史有更深刻的认知和看法。
  • 马斯克治下的 𝕏 到底值多少钱? 关于 𝕏 估值的透明度有限,目前富达投资和巴伦资本分别将 𝕏 的价值估计为 184 亿美元和 320 亿美元。
  • How a Social Network Fails 总结了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失败的经验教训。文章指出,社交平台的成功取决于用户的体验。然而,Elon Musk 和 Linda Yaccarino 似乎无法理解这一点,他们继续采取损害用户体验的行动,例如强加用户不喜欢的内容和功能。这导致许多用户离开 Twitter。文章通过其他平台如 Vine 和 Tumblr 的例子说明,如果平台忽视和反对用户,用户就会流失,平台最终会失败。文章建议 Musk 应该谦逊地倾听和理解用户,而不是强加自己的观点。
  • What’s the Point of Reading Writing by Humans? 该文讨论了大型语言模型系统(如 GPT-4)对人类写作,特别是新闻报道的潜在影响。虽然 GPT-4 可以生成模仿人类的写作,但它仍然需要人类输入当前事件和个人评估。然而,随着技术的进步,这种对人类的依赖可能会在未来发生变化。作者最终认为,即使机器可以生成更准确或更高效的文本,个人表达和创造力在写作中仍然很重要。
  • The Red Pill of Humility 用电影《黑客帝国》中的「红色药丸」做隐喻,说明谦逊(即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可以带来许多好处,比如更好的关系,更好的自控能力,更高的幸福感等。文章提供了三个建议来培养谦逊的态度:研究自己的弱点,请朋友指出自己的不足,欣赏大自然来减轻谦逊的难处。
  • 通过对各种视角的统计分析,探讨电影史上哪一年最伟大。数据来源包括在线数据库、电影评论家排名和最高票房电影等。分析揭示了在世纪之交和 2010 年代末,电影选择的高度集中,前者代表了独立电影时代的巅峰。六七十年代也作为导演自主权和艺术自由度增加的时期而脱颖而出。最终分析得出的结论是,2001 年被公认为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一年。
  •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对吗?这篇文章探讨了喜剧的本质和目的。作者分析了几位喜剧演员,比如汉娜・盖茨比和戴夫・查佩尔,他们的表演中挑战了传统的笑点。文章也提到了路易斯・C・K 和特朗普在喜剧界的影响。总体来说,作者认为喜剧家只关心喜剧本身,而不是传达真相。他们利用痛苦来产生笑点,这就是喜剧的本质。

音频#

  • 在 Spotify 上听了几集《加州 101》的中东往事系列,很推荐。

五、生活在别处#

  • 十一假期在博客更新了两篇文章,《重新思考海外付费 app 对我的意义》《十一随记》
    • 第一篇文章探讨了订阅的各个海外付费 app 对我的意义,即 app 的独特功能或融入了工作流而无可替代,并在使用过程中收获 app 带给我的持续价值。
    • 第二篇是我在十一假期的随笔,共有八篇,记录了生活琐事、日常观察和思考。
  • Arc 浏览器更新了 AI 功能集成 Arc Max,使用过后很好用。Ask on Page 这个功能基本已经取代了之前安装的 WebPilot 拓展,还不需要花钱。之前苦于 Toolbar 会自动在右侧隐藏,在 Ethan 的帮助下重新设置了一下,现在可以把 Arc 当作主力浏览器了。
  • Cloudflare、Vercel、GitHub 等全球互联网基础设施被国内间歇性屏蔽。Vercel 有专门针对大陆的 DNS 解析地址。A 记录地址:76.223.126.88;CNAME 记录地址:cname-china.vercel-dns.com
  • 本期推荐的所有英语文章已通过沉浸式翻译制作为双语版本的 PDF,您可以在 File Gallery 直接阅读或下载。
  • 如果您想支持我,请适当考虑购买我的付费专栏,感谢。

END

如果您觉得本期的内容还不错,欢迎您的订阅

您还可以在 Telegram 的频道找到我

顺颂时绥

Loading...
Ownership of this post data is guaranteed by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s to the creator 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