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L,.G

L,.G

读书|新知|生活禅

Vol.33 OpenAI 风波时间线复盘

feature

2023.11.21 第卅三期#

本期头图由 Dall-E 3 生成,prompt 为 Minimalism, Infinite reflection, Prismatic, fractalgami, kaleidoscope, Event Horizon, Symmetric, zen - inspired colors, cloudcore, metallic

以下是本期正文,阅读时长约 14 分钟。


一、OpenAI 管理层动荡时间线复盘#

OpenAI 的「年度大戏」依然在继续。这里我只复盘了北京时间 11 月 18 日至 20 日的。归藏大佬的最新一期电子报中也有梳理,可同步参考。

11 月 18 日早上,我打开 Twitter 后时间线上全是关于 OpenAI 「政变」的推文。一直到 11 月 20 日晚上,似乎这场「年度大戏」已经结束。简单梳理了一个不完整的时间线(北京时间)。

早晨四时许:OpenAI 董事会宣布,首席执行官 Sam Altman 离职,并退出公司董事会,公司首席技术官 Mira Murati 被任命为临时 CEO。董事会称,他们对 Sam 的坦诚失去信心。对 Sam Altman 的这一决定是董事会经过认真的审查程序做出的,最后得出结论: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不能将坦诚一以贯之。董事会对 Sam 继续领导公司的能力不再抱有信心。

早晨五时许:Sam Altman 在 Twitter 发帖称「我很喜欢在 Openai 的时光。这对我个人来说是变革性的,希望对世界也有一点变革。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与这些才华横溢的人一起工作。稍后将有更多关于接下来的事情要说。」

上午九时许:OpenAI 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Greg Brockman 也在 Twitter 上宣布,在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后,他决定完全退出公司,辞去 OpenAI 的所有职务。

image

上午十时许:谣言和猜测开始在 Twitter、Reddit 等社交媒体爆发。一部分网友说是微软不满 Sam Altman;一部分网友则认为是董事会「内讧」,Sam 在安全上的冒进和过度商业化,引发了董事会其他成员包括联合创始人 Ilya Sutskever 的不满,最终导致其被罢免出局。

上午十一时许:有消息称,Sam 被董事会解职的决定是提前 30 分钟被告知的,Greg 是提前 5 分钟被告知的,微软也是没被提早告知。据透露,早晨 Sam 还参加了与微软基础设施高管举行的一次定期会议。

下午十二点四十二分:Greg 发布了一条推文,Sam 进行了转发。推文称二人对董事会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和悲伤,并暗指这件罢免事件与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及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有关。

Greg 的推文翻译如下:

昨日,Sam 收到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发来的短信,要求周五中午谈话。 Sam 参加了一次 Google Meet,除了 Greg 之外,整个董事会都在场。Ilya 告诉 Sam 他将被解雇,并且消息很快就会传出。而中午 12:19,Greg 收到 Ilya 发来的短信,要求快速打电话;今天中午 12:23,Ilya 发送了一条 Google Meet 链接。Greg 被告知,他将被从董事会中除名(但对公司至关重要,并将保留他的职位),而 Sam 已被解雇。大约在同一时间,OpenAI 发表了一篇博文;据我们所知,管理团队不久后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除了米拉在前一天晚上发现了这一点。谢谢你们,但请不要花任何时间担心。我们会没事的。更伟大的事情即将到来。

下午十四点:Sam 先后发布两条推文称,「今天在很多方面都是一次奇怪的经历。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有点像在你还活着的时候读你自己的悼词。爱的倾注真是棒极了。」「如果我开始离开,Openai 董事会应该追查我的股票的全部价值。」

下午十五点:The Information 报道,OpenAI 的三名高级研究人员在当地时间周五晚上辞职。据知情人士透露,辞职决定受到 CEO Sam 被解雇和总裁 Greg 辞职的影响。这三位分别是研究总监 Jakub Pachocki、评估 AI 潜在风险的团队负责人 Aleksander Madry 和研究员 Szymon Sidor。在 Sam 离职后,关键人员的离开表明了员工情绪非常失望,并突显了 OpenAI 在人工智能「安全」实践方面酝酿出的分歧。

时间到了北京时间 11 月 19 日。

凌晨二时许:The information 发布的一则消息指出,在多名研究人员辞职下,OpenAI 正在与投资人商议以高达 860 亿美元(约合 6201 亿元人民币)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把员工持股卖给投资人,而此次「人事大地震」恐怕会对此造成影响。

随后,彭博社报道,OpenAI 的投资人和员工向董事会施压,要求召回 Sam Altman 重新担任公司 CEO,包括最大股东微软、风投机构 Thrive Capital 等 OpenAI 投资人们都在撮合 Sam 复职一事。同时,红杉资本还在游说微软高层协助 OpenAI 高管回归公司。

早晨六时许,The information 等媒体报道,Sam 计划创立一家新的 AI 公司或是芯片公司。周六晚上,包括 OpenAI 员工在内的数十人正离开 Sam 位于旧金山 Russian Hill 社区的价值 2700 万美元的豪宅。他们聚集在住所,了解更多有关公司的未来和 Sam 的情况。有员工称,如果 Sam 最终决定离开 OpenAI 并创办新公司,OpenAI 员工们可能会离职跟随。

上午九时许,据 The Verge 报道,目前,OpenAI 董事会正与 Sam 讨论相关回归事宜,但 Sam 要求现任董事会成员辞职。而董事会原则上同意辞职,并允许 Sam 和公司前总裁 Greg 回归 OpenAI。但是,Sam 仍在考虑此事,并超过了 11 月 18 日太平洋时间下午 17 点(北京时间 19 日 9 点)最后期限。如果 Sam 最终决定离开 OpenAI 并创办新公司,OpenAI 员工们可能会离职跟随。

上午十时许:福布斯报道,此次通过高级研究人员的大规模抗议、扣留微软的云计算积分以及可能来自投资者的诉讼的综合手段,旨在让 OpenAI 的新管理层接受他们的现状是不可持续的。面对这一综合压力,他们认为管理层最终将不得不接受 Sam 的复职,这可能导致一些被视为促使 Sam 离职的人员离开,其中包括 OpenAI 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和董事会成员 Adam D'Angelo(Quora 的首席执行官)等。

上午十一时许:据路透社报道,Sam 对重返公司持开放态度。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一直与 Sam 保持联系,并承诺支持他下一步计划。

下午十二点四十七分:Sam 发布推文称,「我非常喜欢 OpenAI 团队。」暗示可能会回到 OpenAI 继续担任 CEO。

image

下午十四点三十二分: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OpenAI 首席战略官 Jason Kwon 在周六晚上向员工发送的备忘录中表示,OpenAI 对能够带回 CEO Sam Altman、前总裁 Greg Brockman 和其他关键员工感到「乐观」。Kwon 表示,OpenAI 董事会将在明天上午(大约北京时间 20 日凌晨)再分享一次更新。

时间来到北京时间 11 月 20 日。

中午十二时许:彭博社消息,OpenAI 临时 CEO Mira Murati 计划重新聘请原 CEO Sam 和原总裁 Greg。

下午十三时许:Sam Altman 回归的交易已经破裂,OpenAI 现在在一个周末内迎来了第三 CEO,前 Twitch 老板 Emmett Shear 即将接任。

下午十五时五十三分: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在 Twitter 上突然宣布,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将与同事一起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 AI 研究团队。微软将会迅速提供他们成功所需的资源。

下午十五时许,OpenAI 董事会新聘请的临时 CEO Emmett Shear 在 Twitter 上表示,围绕 Sam 被撤职的过程和沟通处理得非常糟糕,在未来的 30 天里将聘请一名独立调查员,深入调查整个过程,并生成一份完整的报告。继续尽可能多地与为 OpenAI 的员工、合作伙伴、投资者和客户交谈,做好笔记,并分享主要收获。根据最近的离职情况,对管理和领导团队进行改革,使其成为一支有效的力量,为客户带来成果。并且,希望尽其所能保护 OpenAI,并使它进一步发展壮大。

Emmett Shear 的推文翻译如下:

今天,我接到一个电话,邀请我考虑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担任 OpenAI 的临时首席执行官。在与家人商量并考虑了几个小时后,我接受了这个邀请。由于我 9 个月大的儿子出生,我最近辞去了 Twitch 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和我想象的一样让我受益匪浅,而我也很高兴地避免了全职工作。我之所以接受这份工作,是因为我相信 OpenAI 是当前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当董事会与我分享情况并要求我担任这一职务时,我并没有轻易做出决定。归根结底,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帮助。

今天,我尽可能多地听取了董事会、少数主要合作伙伴的意见,并倾听了员工的心声。我们与微软的合作关系依然牢固,未来几周我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我们继续为所有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正如你可能已经猜到的那样,OpenAI 的员工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们以使命为导向。很明显,围绕 Sam 被撤职的过程和沟通处理得非常糟糕,这严重损害了我们的信任。

在接下来的 30 天里,我有一个三点计划:

  • 聘请一名独立调查员,深入调查直至此时的整个过程,并生成一份完整的报告。
  • 继续尽可能多地与我们的员工、合作伙伴、投资者和客户交谈,做好笔记,并分享主要收获。
  • 根据最近的离职情况,对管理和领导团队进行改革,使其成为一支有效的力量,为我们的客户带来成果。

根据我们从中了解到的一切结果,我将推动组织内的变革 -- 必要时包括大力推动重大治理变革。我将在 30 天内明确推出这些措施。OpenAI 的稳定和成功太重要了,不能允许动荡像这样扰乱它们。我也将努力解决关键问题,尽管在许多情况下,我相信可能需要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取得真正的进展。

我非常敬佩 Sam 和整个 OpenAI 团队所取得的成就。这不仅是一个了不起的研究项目和软件产品,更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知道这一点,我希望尽我所能保护它,并使它进一步发展壮大。

现在是凌晨 1 点,我明天将继续讨论。

PS:我在这里发布这个消息,既是因为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让公众知道是符合公众利益的,但也请不要指望今后所有的内部交流都会通过公开渠道进行。

附注:在我接受这份工作之前,我查过这次变动背后的原因。董事会没有因为在安全问题上的任何具体分歧而撤换萨姆,他们的理由与此完全不同。如果董事会不支持将我们出色的模型商业化,我也不会疯狂到接受这份工作。

下午十七时许:OpenAI 的员工在 Twitter 上陆续发帖,内容均为「OpenAI is nothing without its people」,Sam 和 Greg 依次点赞。

image

晚上二十一时十五分:Ilya 在 Twitter 上表示,「我对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感遗憾。我从未打算伤害 OpenAI。我喜欢我们一起建造的一切,我会尽我所能让公司团聚。」

与此同时,OpenAI 的 700 名员工中有 505 名签署了联名信,其中包括 Mira Murati 和 Ilya Sutskever 等。

image

联名信翻译如下:

致 OpenAI 董事会,

OpenAl 是全球领先的 AI 公司。我们,OpenAI 的员工,已经开发了最好的模型,并将该领域推向了新的前沿。我们在人工智能安全和治理方面的工作塑造了全球规范。我们制造的产品被全世界数百万人使用。直到现在,我们为之工作和珍惜的公司从未处于一个更强的位置。

你们终止 Sam Altman 的职务并将 Greg Brockman 从董事会中除名的做法已经危害到了我们的工作,破坏了我们的使命和公司。你们的行为表明你们没有能力监管 OpenAl。

当我们所有人都意外地了解到你们的决定时,OpenAl 的领导团队迅速行动起来稳定了公司。他们仔细听取了你们的担忧,并试图在所有方面与你们合作。尽管我们多次要求你们提供关于你指控的具体事实,但你们从未提供任何书面证据。大家也越来越意识到你们无法履行职责,并且你们的谈判是不诚实的。

领导团队建议,最稳定的前进路径 —— 最能服务于我们的使命、公司、股东、员工和公众的路径 —— 将是让你们辞职,并安排一支合格的董事会来带领公司稳定地向前发展。领导团队与你们全天候工作,寻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然而,在你们做出初步决定的两天内,你们再次替换了临时首席执行官 Mira Murati,这不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你们还告知领导团队,让公司被摧毁 “将符合使命。”

你们的行为明显表明你们无法负责监督 OpenAl。我们无法为缺乏能力、判断力和对我们的使命和员工的关心的人工作或与他们合作。我们,下面的签名者,可能会选择从 OpenAl 辞职,并加入由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运营的新宣布的 Microsoft 的子公司。Microsoft 向我们保证,如果我们选择加入,新的子公司将为所有 OpenAl 员工提供职位。除非所有现任董事会成员辞职,并任命两位新的首席独立董事,如 Bret Taylor 和 Will Hurd,并恢复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的职务,否则我们将立即采取这一步骤。

二、事件中比较有趣的几个点#

在这个 OpenAI 的管理层动荡中,有几个点非常有趣。

首先是 OpenAI 的董事会架构。在被预先设计的发展进程里,OpenAI 始终会是一家非营利的研究型机构,最初的资金也是来自捐赠而非投资,但是 AI 的研发当实在是太烧钱了。于是,2019 年的时候 Sam 做了一个开创性的组织架构。简单来说,就是用一家非营利实体(OpenAI)去管理一家营利实体(OpenAI GP),后者可以接受投资并设定回报率,但是要在前者的治理下展开运作。为了避嫌,来自非营利实体的管理通常都是社会层的,比如董事会里的独立董事占比极极高。虽然独立董事看上去保持着独立性,不容易和资本沆瀣一气,但也意味着他们没有产权 / 股权,在事实上和 OpenAI 这家公司是无关的。

image

其次,解雇 CEO 和降级总裁,竟然是通过 Google Meet 来进行的。且不说在 AI 领域,Google 是 OpenAI 的竞争对手;就说这么大的事情,董事会不进行线下的闭门会议,而直接在线上就把决策给做了。也不知道是我想象力不丰富,还是他们太随意。用 Google Meet 这个事情成为了一个梗,以至于昨天微软说 Sam 和 Greg 加入后,马斯克调侃到「现在他们将不得不用 Teams 了。」

image

再次,发起政变的 Ilya 竟然也签署了联名信,要求被他发动驱逐的 Sam 回归。这就让我觉得,是不是太像小孩子闹别扭了?

三、「草台班子」理论#

在 Twitter 上流传许久的「草台班子」理论来自 stage1 论坛的一条评论,因为 OpenAI 的「年度大戏」再度被提及。

我工作以后才发现,大家都是草台班子。xx 草台,企业草台,我也草台,大家都草台,凑合赚钱过日子。一个企业,看着像一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豪华轿车,里面其实是几个人蹬着自行车顶个壳。路上的车都是这样,大家谁都布戳破。

这个「草台班子」的理论,简而言之是指,在表面上,许多组织或企业看起来像是运行得非常顺畅,其实内部的运作可能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完美。就像是个精细的外壳下,藏着的是几个人用最基础的方式在推动着前进。

拿我这一周的经历来说,深感自己和同事们就是草台班子。起因是原本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大家都认为对方会去做,结果谁都没有做。同事们虽说算不上行业内的顶尖,也是经验丰富、身经百战了。然而,因为所有人的一个小小疏忽,导致了后续一连串的麻烦。这不是草台班子是什么?当我说给同事们时,大家沉默了一下,然后纷纷点头,把我们的工作群直接改名成了草台班子 😂😂😂

四、夜航船#

本期内容中的推荐阅读暂不同步双语版本。

阅读#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在一次罕见的采访中谈到了他的个人生活、在苹果的职业生涯、慈善事业、环境等等。他还谈到了手机使用过度的问题以及苹果如何应对这一问题。

  • How I stay reasonably anonymous online 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如何在网上保持相对匿名。作者不担心被 FBI 通缉,也不担心 ISP 监视他,也不在意 Google 知道他搜索什么。他真正担心的是可能无意中惹怒的网络疯子,因此不想容易被追踪。为了平衡努力和追踪风险,他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增加自己的隐私。作者使用假名注册账号,随机生成用户名,使用遮蔽邮箱,并使用唯一密码。他避免使用个人照片作为头像,有时使用多个账号,还会定期删除自己在互联网上的内容。

  • 才知道法医秦明出版了最新的小说《白卷》,作为众生卷的第四本,关注的是青少年成长和家庭关系的案件。

五、生活在别处#

  • 博客的页脚导航栏增加了一个 Pages 作为独立页面的入口,其中新增了两个独立页面,一个是我利用 Google Map 制作的足迹地图,另一个 Uses 是我整理的日常使用的部分软硬件。

  • 原本计划十一假期结束就去泡温泉,结果一拖就是一个月。明天终于可以去了,泡泡温泉,放松一下,实在太累了。计划明天发布的《2023 年值得持续阅读的内容平台》还没写完,再等等吧,很抱歉。


END

如果您觉得本期的内容还不错,欢迎您的订阅

您还可以在 Telegram 的频道找到我

顺颂时绥

Loading...
Ownership of this post data is guaranteed by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s to the creator alone.